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化买办——张嫱

《粉丝力量大》作者、《宝岛眷村》主编

 
 
 

日志

 
 
关于我

张嫱,《粉丝力量大》作者,《宝岛眷村》主编,来自台湾的文化买办。拍摄记录片,也研究流行文化,专注于偶像崇拜与粉丝文化研究。棱聚传播创意总监,中国传媒大学及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教师,北京清华大学新媒体研究博士,美国波士顿大学电视新闻硕士,台湾政治大学本科,前美联社电视资深制作人。在国际媒体工作10年后,将对新闻的敏感带入流行文化研究,期许对当代生活有更多的想象及理解。微博:http://t.sina.com.cn/1654382091/

网易考拉推荐

虎妈战歌二重奏  

2011-06-22 21:51:29|  分类: 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虎妈战歌》作者蔡美儿本周来到北京上海宣,其律在中国家庭看来并不分,近来国内高喊高考制度扼杀创意,因此虎妈在中国演讲特别指出,中国孩子不缺纪律,缺的是自由选择、独立思考,挑战权威的空间,而这恰恰是美国孩子擅长的,可以说中美教育应该补,互相学习,虎妈在美国高喊纪律,来到中国提倡创意与多元选择,是为虎妈战歌二重奏。不过,也注意到一胎化制度下子女教育问题,“富不三代”,中国富起来了,如何延盛世是要靠下一代。

虎妈战歌二重奏 - 张嫱 - 文化买办——张嫱
 

虎妈北京演讲我是主持兼翻译,在这里将虎妈蔡美儿在《华夏时报》北京论坛讲稿部分在这里与大家分享:

六个月前这本书在美国出版,自此我的生活也随之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我一度每天收到500封邮件,我受到很多批评,但也有很多积极和支持的回应。本书被翻译成30种语言,不管你是在中国,德国,以色列还是美国,每一位父母都关注培养孩子的最佳方式是什么?我们都想培养出快乐,健康,独立的孩子,但没有人知道该如何去做。我的两个女儿现在分别1815岁,我每天仍然为寻求最佳平衡而努力,这并不容易。我曾写过关于中东种族冲突的著作,也曾在华尔街工作过,但我可以告诉你们,身为人母是我做过的工作中最难的一个。很高兴你们能在这里,大家展开一个公开讨论。我将留出充裕时间进行提问与回答。——我相信,我从你们身上学到的东西将比你们从我身上学到的东西多。

对于本书的很多激烈的回应都基于一种误解。在本书出版两天前,华尔街日报刊登了书中一段,标题是“为什么中国母亲更加厉害”。我从未见过这个标题也不认同它。我相信有很多方式成为好父母,事实上做一名“中国母亲”有很多方式,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孩子的性格。可能你会想,“一位通常写经济和对外政策的耶鲁大学法律教授怎么会写这样一本书?!”

我写这本书的时候正处于危机时刻。当时我的小女儿露露13岁,长成一名少年,开始反抗我严厉的管教方式。这段时间很艰难。这本书不像你们所想象的那样,它并不是一本父母指南。我决定给她更多自由。于是我变了,不再那么严厉。这其实很有意思,因为和中国父母相比,我根本算不上严厉。因为我先生不是中国人,他是犹太和美国混血,和我的价值观很不同,总是坚持孩子们要有很多自由和乐趣。因此,事实上我的书是一本只是我的故事,如何在中西教育之间寻求最佳平衡与融合。

中西方的父母各有优势劣势。我认为最好将他们的优势结合起来。亚洲父母自律,勤劳,尊重教育;而西方父母强调自由和孩子的个性,这有利于激发孩子的创造性,增强其领导力。

在座的各位可能没完整读过我的书,我想给你们讲一下我自己家庭的故事。希望我们能共同探索更深层次的意义。我的父母非常非常严厉,也非常非常爱我们。他们于1960年前往美国在MIT读研究生。我父亲现在是一名著名科学家。我小的时候,父母亲对我三个姐妹和我都非常严厉,比我严厉的多。从小在美国长大,我总是觉得我的家庭和其他家庭非常不同。我们外表不同(我就读的学校中国人很少),家规也不同。美国孩子自由的多,他们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相反,我的姐妹们和我每天放学都得回家写作业,学习数学,钢琴,汉语。在我很小的时候,我有时会觉得父母太严厉了。为什么我不能和男朋友一起去参加舞会?但,现在,我爱我的父母,对他们深深的爱,尊敬和感激。我意识到他们多么想让我拥有一个好的未来,他们为我付出了多少。父母亲给了我非凡的机遇—我读了哈佛大学,成为一名耶鲁大学法学教授,我非常热爱这份工作,他们让我为中国文化和价值观而自豪。(而且,父母亲和我如今是非常好的朋友,我们在条件允许的时候总会一起去旅行)

 

这就是为什么,尽管我先生不是中国人,我还是想用父母亲培养我的方式来培养我的两个女儿,索菲亚和露露。对于大女儿露露,一切进展的都很顺利。她是个坚强的女孩,但总是听我的。她一直都是尖子生,在很多钢琴比赛上得奖,而且在卡耐基音乐厅演出过。但她总有自己的想法!但对于我的小女儿露露,事情进行的就有些麻烦。她一出生性格就与姐姐大不一样(她和我非常像)我。怀孕的时候,她就老踢我的肚子。我让她做的每一件事,她都回答“不”,但我对露露要求同样严厉,她各科成绩都是A。她赢得了小提琴神童比赛,“在12岁时成为国家交响乐团的小提琴手。

 

现在,我打断自己一下,介绍一下西方教育和西方父母,这样你们才能理解我的观点。当然的确有一些非常严厉的西方父母。但一般而言,中国父母和西方父母的教育方式截然不同。我来举几个例子。

在中国,培养一个“听话”的孩子被认为是积极的,而在美国,没人这样认为,只有狗狗才需要“乖”呢。

在美国,很多人认为让孩子连续弹两个小时的小提琴,是在虐待孩子。而在中国,还有韩国,日本,新加坡,两个小时的练习时间并不算长。

美国小学和中国小学差异很大。学校里更自由,更有趣,没那么多条条框框。“学习应该是件有趣的事”,所以孩子们可以化妆打扮,和父母带着食物去学校的比赛,节日和戏剧。美国学校不强调钻研和背诵,这被认为是在扼杀创造力。孩子们不被鼓励得高分。西方教师也会注意不去表扬那些考的好的孩子,以免让其他孩子受伤。

和中国相比,西方孩子在校外拥有更多自由。他们可以成天在朋友家玩,住在他们家。

好,回到露露身上。生活在美国,我很难用严厉的中国方式培养她。我们周围都是西方文化,西方环境,西方朋友。我们经常争吵。露露总是说:“我朋友的父母说一百分得85分的成绩很好了,而且会奖励他们冰激凌。”“我朋友可以做他们想做的事。放学后他们总是一起玩,一起上网,看电视,而我却得拉小提琴。”露露12岁的时候,她的很多朋友都有男朋友了。西方孩子很早就开始约会。他们发育的要快得多。高中有很多聚会和舞会。我的书很有趣,描述了我怎样和露露斗争的。

和我父母相比,我根本算不上严厉。我丈夫和我并不打孩子。Jed坚持孩子们要有自由,带她们去参加棒球比赛和逛公园。但和周围的西方母亲相比,我就显得非常严厉,这让我感到很艰难。露露13岁的时候,开始反抗。她变得非常生气而且粗鲁,顶撞我,甚至要反抗我。当时,我姐姐得了白血病,需要进行骨髓移植。这个时期是我生命中非常伤心和艰难的时期。我和露露之间的战争越演越烈。我感到自己的家庭在分崩离析。我开始怀疑自己:“我做的一切都是错的吗?在书的结尾是关于露露和我在莫斯科红场一场可怕的争吵。她在大家面前说:“我讨厌你,我讨厌小提琴。你说为我做的每一件事其实都是为你自己做的,你让我感觉很槽糕。”听到这些话,我非常难过。(在本书中,我诚实坦白地承认自己的错误)。那场大的争吵之后,我变了,不再那么严厉。我和露露交谈,听取她的想法。我让她自己做选择。我允许她不再拉小提琴而去做她喜欢的事—打网球。我给她更多的社交自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和朋友们在一起。但我并没有完全改变!在学校作业和成绩,还有其他一些事情上,我没有妥协。(顺便提一下,即使在露露叛逆的这段时期,她还是一个全A学生)我知道自己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那是在两年前。露露拥有了更多自由后,又回到我身边。她又开始拉小提琴,这次是她自己选择的,这个夏天她要学柴可夫斯基的协奏曲了。我很骄傲我们又成为朋友。同样,她还是一个很棒的网球手,她赢得了很多奖杯和奖牌,当选为校队最有价值网球手。(露露很为李娜赢得温网而开心哦

在莫斯科红场的那场争吵后,我开始这本书的写作。第二天早上起床后,我奔向电脑,文字一倾而出。两个月后我写完本书的三分之二。我给两个女儿和丈夫看了书中每一章节。这本书的写作让我们整个家庭又走到一起。它让我的女儿们理解我为什么这么严厉,也帮我了解到女儿们的想法。所以,你们可以看到,我的书并不是一本家长指南,而是在讲述我们家庭的故事,关于我自己如何在中西文化精华中寻求平衡的书。现在,很多人问我,“如果有机会重来的话,你还会那样做吗?”我的回答是:“是的。我基本还会做同样的事,但会略微调整。虽然我有很多遗憾,但我是骄傲的虎妈。我为自己的女儿们骄傲。索菲亚刚刚以第一名的成绩高中毕业,她被同学们选为毕业典礼发言人,她非常有趣又有见识。她9月份就去哈佛大学读书了。但比这些成绩更重要的是,我很自豪自己的两个女儿都很善良,慷慨,坚强。她们有很多朋友,有很强的是非感。索菲亚现在很少为比赛而弹钢琴,而主要是为慈善募捐。”

现在,我想澄清几个误会。很多人认为我不在乎孩子们是否幸福,而只关心是否成功。这完全是误解。如果我拥有一个魔法按钮能够为自己的孩子选择幸福或者成功,我当然会选择幸福!孩子的幸福是最重要的事。但我认为如何给孩子幸福,帮他们成为幸福的成年人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我在美国已经亲眼目睹——我不相信如果你让孩子为所欲为,放纵他们,他们会成长为幸福的成年人。在美国,青少年和成年人焦虑和抑郁率很高。至于我个人,我现在感到非常幸福,我将此归功于父母对我的引导,他们坚持我可以做的更好。

对我而言,当一个虎妈并不是指让孩子取得好的分数和成绩,而是比任何人都相信自己的孩子,在他们想放弃的时候让他们坚持下去,帮他们认识到自己比想象中更有能力。当一个虎妈,就是帮助你的孩子认识到他们的潜力,不管这种潜力是什么。

我最小的妹妹辛迪,患有唐氏综合征,我记得母亲每天花几个小时和她在一起,教她自己系鞋带,钻研乘法表,练习钢琴。母亲希望她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到最好。现在,辛迪在一家商店工作,独立生活,而且已经订婚了!她继续弹钢琴,她最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为朋友们演奏。她和母亲关系很好,我们都很爱她。

 

让我现在换个话题,谈谈宏观的教育,有趣的是,当谈到孩子的培养时,我认为东西方存在的问题可能刚好相反。因此,可能中国人从我书上借鉴的东西和西方人可以学到的东西是恰恰相反的。我想谈两点:一是选择,二是创造力。

首先,选择。我认为西方体系给孩子们过多自由,尤其在他们年幼的时候。当孩子们只有七八岁的时候,他们太小不能作出成熟,明智的选择。即使长大一些,他们的自由也太多了。数据:美国儿童平均花费在看电视上的时间要比去上课多70%。美国在发达国家中少女怀孕率最高。在西方儿童中,饮酒和吸毒是非常普遍的现象,十二三岁的孩子都吸毒!

另一方面,中国可能存在相反的问题。中国孩子的自由太少了。据我了解,中国教育仍然是非常严格,死板和高压。我的中国学生告诉我中国孩子有时从早上七点一直学到晚上十点。没有什么时间放松或者和朋友们一起,也没有时间去“独立探索”。

但我从露露13岁时的反抗经历学到,随着孩子们年龄的增长,他们更加成熟,父母需要更多倾听孩子们的选择,逐渐给他们更多选择权去从事自己喜欢的事情。一个人只有热爱自己所做的事情时,才算真正的成功!(像露露和网球。她爱网球,我不需要去强迫她。)

我有很多在耶鲁学习的亚洲学生并不开心。原因在于他们按照父母的意愿做事情—例如,成为一名医生或者律师,他们自己对此并没有真正的兴趣。如果你被强迫做一些事情,你不会真正的成功或幸福。父母们去关注孩子们的个性是很重要的。如果中国父母在他们认为“成功”的事情上更加开放,可能有助于减轻很多中国孩子感到的竞争和压力。

我收到很多来自亚洲的满含怨愤的邮件,“我爸爸妈妈不爱我,他们只关心成绩和成功。我离家出走了,我恨他们”多么令人伤心。我肯定他们的父母很爱他们,但不知道如何去表达自己的爱,不理解自己的孩子。所以,亚洲父母可以学会去更多的倾听孩子,和他们成为朋友。同时避免走向西方那样的极端

 

第二,创造力VS勤奋和钻研。中国方法的最大优势是擅长在孩子很小时教会他们自律,勤奋,记忆和钻研的价值。在最近的经合组织(PISA)国际测试中,上海儿童脱颖而出,在阅读,数学和科技方面名列世界第一!相反,美国儿童在科学只获得第23名,在数学获得第34名。我的书在美国受到的批判中一部分可能反映出美国人内心深处对中国力量崛起和美国倒退的恐慌。

 

但另一方面,中国也应该努力提高。中国应该问:“其他国家的优点在哪里?中国可以学到什么?”我认为西方国家非常擅长培养孩子的独立能力,创造力,领导力和怀疑权威的能力。美国大学仍然吸引全世界各地的优秀人才。美国创新力很强,看看硅谷就知道了。她还培养了很多诺贝尔奖人才。因此,正如美国可以向中国学习,中国也可以向西方学习很多东西。

我认为我的女儿们得到了两个世界的精华。我教给她们勤奋和尊重。但我先生教给她们去问为什么?为什么你研究这个?为什么相信那个?仅仅因为别人这样说,你怎么知道那就是正确的?如果事情不公正,就要自己去维权。

 

总之,我想留给你们一些思考。我的书出版以后,很多美国人没有读过那本书,就抨击我。一位电视主持人在两百万观众前质问我:“你让你的女儿们每天练习两个小时的数学和小提琴。你是一个女魔头吗?你怎么能如此虐待你的孩子?”我为此非常伤心。因为我以我的女儿们为傲,为我们之间的关系为傲,我们非常亲密。我们一起聊天,分享秘密。

谢谢我的家人,谢谢大家。 




  评论这张
 
阅读(15423)|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